【Batfamily】别担心,阿福还没有插手(80周年生贺)

头像
rosieloves
帖子: 1
注册时间: 2019年 2月 17日 10:33
Status: 离线

【Batfamily】别担心,阿福还没有插手(80周年生贺)

#1

帖子 rosieloves » 2019年 2月 20日 07:03

沙雕生日贺文,sbs明示

简介:蝙蝠家族的女性成员们决定亲手为大家最讨厌的蝙蝠制作蛋糕。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DC,只有沙雕是我的。

============================

1,

哈珀·罗是最后一个到的,她从哥谭地下电网系统绕路去往下水道,然后抵达蝙蝠洞的下水道入口,再从那儿上到韦恩大宅空荡荡的书房。她从古典立体式时钟的背后钻出来,穿过楼梯过道,径直前往目的地。她不是第一次拜访韦恩庄园,这座华丽的古堡并非任何时候都像此刻这样安静,漆黑的走道几乎让哈珀什么都看不见。要命的韦恩庄园,她可能会迷路。

“哈珀,你迟到了!”夜间凉风拂过的所处,斯蒂芬妮·布朗快步向她走来,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你知道时间,我们都在等着。”

“真的?我是说,凯特也来了吗?”哈珀跟上她。

“emmm……”斯蒂芬妮用那种难以捉摸的、带笑的声音说“哦,她的脸比‘坏脾气的’布鲁斯还要臭,不过我可以肯定,她挺得意的。”随后斯蒂芬妮突然间停下脚步,她捏了捏哈珀的手臂,“等我们到齐的时候,她一定会首先发言。”



2,

斯蒂芬妮说得没错。她们都到齐了,并且已经开始所有的准备工作。料理台前,芭芭拉摆放了一大堆、数量令人咋舌的彩虹色碗盆。该隐向影子一样,从这儿到那儿,快速且安静地给其他人递送材料。海伦娜穿着T恤,黑白相间的那一件,她用相当传统的、奶奶式的标准手势筛面粉,却没有铺平一整张烘焙纸……凯莉抽走了她的烤盘。

凯特·凯恩系着黑色的围裙,黑色和她的亮红色头发形成鲜明色彩对比,但黑色围裙是印韦恩家徽的那种,甚至不是蝙蝠,她肯定嫌弃得要命,哈珀想。

“我有没有说过……”厨房的另一头凯特注意到哈珀,她顿了顿,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给韦恩家的厨房打开照明。

正如斯蒂芬妮所说的那样,发言从凯特开始。她像个军官那样首先示意,然后扬起下巴抱臂说道,“现在,保证有效率地完成你们的任务。”

“我们都已经决定好了?”斯蒂芬妮问。她看向芭芭拉和海伦娜,而后两者耸了耸肩回应。

凯特盯着她,“我们当然已经决定好了。”

“真不敢相信,几分钟前我们还在争论歌剧院蛋糕还是马郁兰蛋糕的问题。”

“任何一款生日蛋糕都应该是经典草莓蛋糕,这是二月,我们要给那个混蛋做Fraisier。”凯特犹豫了一下。“那两个人……”她想到什么似的突然间笑起来,“对,我们会给那两个人做Bagatelle,粉红色的草莓和玫瑰。”扫去阴沉沉的表情以后,凯特从橱柜里找出一大罐杏仁膏。罐子砸在料理桌上的声音铿锵有力。“听着,小鬼们,别拿我跟你们的大蝙蝠相比较。你们的老爸就是个娘娘腔,他只会跟人鬼混,用自己的心理独白写满一整个屏幕。他永远拿不定主意。”凯特哼了一声,“而我,”她的唇角勾起一点笑。“我只管发泄怒火把面前的敌人全部揍趴下。”

“现在我们决定了,他们只配粉红色的生日蛋糕。”她肯定地说。“抗议无效,让我们来给那个小姑娘做蛋糕。”



3,

“嘿,她管蝙蝠叫做小姑娘”,哈珀用手肘挤了挤芭芭拉。芭芭拉·戈登,小心翼翼地把面粉和杏仁粉的混合物加入厨师机已经打发好的全蛋里面制作面糊,哈珀的动作让她吓了一跳。

“你不能这样。”芭芭拉发出抱怨的声音。“这是最困难的精细活儿之一。”

“如果你问凯特,”海伦娜·柏特奈尼说,“她会说她从蝙蝠还是个哭鼻子的小家伙开始就认识他了。她就有资格那么说。”

“哇哦,”哈珀给海伦娜称量了制作糖浆需要份量的白糖,“但我仍觉得,蝙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牛逼的东西。他太棒了,不是吗。”

“哈珀!”斯蒂芬妮叫了起来,“你这是蝙蝠沉迷症!再给我一盒鸡蛋,该死的,我把奶油酱煮焦了。”她转向凯莉询问道,“你觉得是我加多了糖吗?”

“肯定是牛奶的问题。”

“布鲁斯是个好人,”芭芭拉的全蛋面糊看起来还行,没有太多气泡,她把面糊倒进做好的纸模中,“也是个混账。我们全都讨厌死他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全员集合,计划制造一个能毒死他的生日蛋糕。”她眨眨眼。

海伦娜大笑起来,“喔~你觉得全世界最伟大的侦探会揭露这个邪恶计划吗。”

“不,他不能。他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凯莉·凯利回答。

“说得没错,”凯特亲了口上一个下结论的姑娘。“布鲁斯什么都不懂。”



4,

“这不太对,”斯蒂芬妮说。

“这没错,我们先打蛋再加热牛奶,你没忘掉放香草籽对吗,”凯莉一边加热混合物一边搅拌,她嗅了嗅“噢不,我觉得你忘了。”

卡珊德拉·该隐给她们递了第三盒鸡蛋。

“事实是,”海伦娜说,“布鲁斯极度危险,他疯起来可能会把韦恩塔炸掉,而韦恩塔,”海伦娜作出个无奈的姿态,“韦恩塔大概会影响整个哥谭市。我毫不怀疑他更疯一点就会毁掉一整个哥谭市了……超人都干不出毁掉大都会这种事,他还是个外星人呢。”

凯特的目光斜睨过去,“这个观点显然不会得到莱克斯·卢瑟的同意,超人每天都在给他的城市制造混乱。”她给杏仁膏装饰薄片撒上糖粉晾在一边。

“现在事情跟超人有关了吗?”凯莉再一次搅打起蛋黄糊,把它们弄得黏黏糊糊。

“既然是跟蝙蝠侠有关的事情,就不能无关超人。”斯蒂芬妮说,“打个比方说,布鲁斯疯起来准能端掉一整个正义联盟,身为正义联盟的主席,超人责无旁贷。”

“他们早就应该开除布鲁斯。”凯特说。

“他们不能,韦恩集团给正义联盟出资。”芭芭拉提醒道。

“那超人会怎么做?”哈珀问。

“他给蝙蝠侠送戒指。”卡珊德拉·该隐细小又安静的声音在哈珀的身后响起。她捧着洗好的所有草莓,放在盘子里。

“什么?!”

“是氪石。”凯莉说。

“布鲁斯有很多氪石。”芭芭拉说。

“是戒指。”斯蒂芬妮说。

“他收了?”海伦娜问。

“他天天带着,放在万能腰带里。”凯特说。

“哦不,那他们为什么还会争吵和打架。太蠢了。”

众人安静下来。

“我猜……”凯莉打破沉默,"关乎平衡。”



5,

“人们不应该过渡依赖超能力人类的那部分主题,嗯哼?”凯特有些不耐烦地制作玫瑰花瓣。“理当如此。这一点上布鲁斯是对的。谁能保证一个邪恶版本的超人能做出点什么?”

“邪恶版本的超人?”海伦娜想了想,“他不够危险,超人可比蝙蝠直接得多了,他会相当明确地让人猜到目的。总是超人风格的方案、或是超人风格的战斗方式。”她眯起眼睛,“一丁点儿超能力而已,你瞧,我们有很多办法应对。而蝙蝠呢,如果蝙蝠决定成为全人类的反面例子,他发起疯来,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嘛。”

“这就是事实,”海伦娜摇摇手指。“你知道他想赢,不择手段,可你猜不透他到底想赢得什么挑战。”

叮——

芭芭拉带上烘焙手套,从烤箱里取出蛋糕片。

“藏在暗夜里的梦魇,噫,真吓人。”斯蒂芬妮被赶去和海伦娜一块儿煮糖浆,鉴于她前几次制作的焦糖酱都凉透了。

“按照这个说法,蝙蝠侠可以智取随便哪个超人,根本不是问题。”哈珀说,“蝙蝠侠疯起来会比小丑更加疯狂,他能端掉所有宇宙的正义联盟。”

“我的天啊,”斯蒂芬妮笑得整个人都在发抖,“这种言论完全符合社交网络的某个词,你知道自己是个‘蝙蝠吹’吗。”

哈珀歪着脑袋跟着笑起来,她往自己嘴里扔了一颗巧克力豆。“说得有道理,我觉得是。没错。”

“你完蛋了。”斯蒂芬妮大笑着撒了她一脸糖粉。哈珀向一旁躲开的时候撞到凯特,这不是哈珀的错,她应该会先撞到卡珊的,但卡珊推了她一把。她们成功毁掉凯特的第一朵杏仁膏玫瑰花。

“新兵们!”

“是的,长官。”



6,

“那么问题绕回来,”芭芭拉开口道,“蝙蝠侠首先得比超人强。”

凯莉叹了口气,“蝙蝠侠大战超人?这是个悖论。哪怕超人被困在起源墙,也阻止不了蝙蝠侠想要拯救自己最好朋友的心。而超人,我毫不怀疑他会罔顾布鲁斯的意愿,他会渴望挚友的陪伴,不惜使用撒拉路之池。”

“他们就是那样,”凯特的语调带着嫌弃,“这种非公开关系。他妈太娘炮了。”

“而且克拉克还被允许肆意出入蝙蝠洞!”斯蒂芬妮往糖浆里加樱桃酒的时候脑海里跳出这句话,“但是我们偶尔去庄园地下的时候,还会被布鲁斯以工作中为理由斥责!”她说,“到底谁才是蝙蝠家族的成员。”

“噢—”吸气,深呼吸,各种叹音从不同方向传来。她们甚至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芭芭拉以一种看起来距离严肃相去甚远的严肃表情说道,“基本上,我们可以默认蝙蝠洞是属于布鲁斯的私人空间,只要他没有召集家族会议之类的,我们大多数情况下使用通讯联络。”

凯莉已经笑得趴在桌子上了,她的肩膀抖个不停。

“这是某种神秘暗号吗,”哈珀说,“你们都笑疯了。”

“他们做爱。”卡珊答道。她是毫不动摇的那个,稳稳地往裱花袋里装填奶油酱。

“这算不算办公室偷情……”

“他们简直太不遵守职业道德了。”海伦娜说。

“而他们还是道德与正义的标志。”斯蒂芬妮跳上椅子,做出拉横幅的姿势。“我抗议。”

哈珀冷静了一会儿,她终于再次问道。“那么,这是真的咯。你们……”

凯特给蛋糕体刷上糖浆以后,卡珊开始填装慕斯奶油。“我有一次躲在蝙蝠洞里休息。晚些时候,他们来了,他们争吵与性爱花粉相关的问题。”

“然后呢,然后你做了什么卡珊?”

“我不想让他们太尴尬,所以我又睡了一觉。”

“你呢,”她转头询问芭芭拉。“我绕过布鲁斯的蝙蝠洞防御系统,打开了摄像,作为应对布鲁斯六亲不认的后备计划,名称:皮媞亚应急措施,代号——任性王子。”

“你认真的吗?”

“不,我开玩笑的。”



7,

凯莉把对半切开的草莓填入奶油酱里,再盖了一层奶油酱淹没那些草莓,最后顶部覆上另一片蛋糕片。刷过樱桃糖浆以后再用粉红色的杏仁膏薄片装饰。

“还剩最后一步,”凯特说,“我知道你们肯定可以做到。”

“你知道每到事情的最后我总会担心什么吗。”斯蒂芬妮说。

“什么?”凯莉问。

“担心命运的小丑会从蛋糕里面蹦出来之类的?”海伦娜说。

“我们做得很完美。”芭芭拉说。

“那么,收工?”哈珀说。

“……”该隐一言不发。

哈珀说,“我有不好的预感……”

芭芭拉对她们的成果相当满意,包括那些装饰玫瑰。“常有的事,但到最后你总会发现事情仍然圆满达成。”

“你听到脚步声了吗,”海伦娜说。

“是砰砰砰那种节奏,还是啪嗒啪嗒。”凯莉问。

“我觉得应该是……”斯蒂芬妮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

韦恩庄园的厨房门再次被打开了。



“生日快乐,布鲁斯。”



“真高兴你们不是用公主抱的姿势。”



fin.

==========================

彩蛋



毒藤:毫无理由把他们周期性的性欲勃发归咎为阴谋和毒药,这只不过是借口。

哈莉:说得太对啦,艾薇薇薇薇!MMMMUA~男人们本来会像兔子一样发情。

标签: